朱聿键
  朱聿键(1606年-1646年),字长寿,南明第二位君主,为明太祖朱元璋第二十三子唐王朱桱的八世孙,祖父是唐端王朱硕熿,父为唐端王之子朱器墭,母宣皇后毛氏。崇祯帝在北京自缢后,明朝宗室在江南建立了南明。1644年福王朱由崧建立了弘光政权。次年弘光帝被清军俘获亦死,郑芝龙、黄道周等人扶朱聿键于福州登基称帝,改元为隆武,后世称之为隆武帝,也称唐王,并于同年开铸隆武通宝钱。1646年,清军入福建,隆武帝在汀州被掳,绝食而亡,享年44岁。隆武帝是南明政权中的一位较有作为的帝王,只可惜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改变整个局势。永历帝即位后初上尊号思文皇帝,永历十一年上庙号绍宗,改谥号为配天至道弘毅肃穆思文烈武敏仁广孝襄皇帝。

朱聿键(1602年-1646年),字长寿,南明第二位君主,为明太祖朱元璋二十三子唐王朱桱的八世孙,祖父是唐端王朱硕熿,父为唐端王之子朱器墭,母宣皇后毛氏[1-2]

1644年,崇祯帝在北京自缢,明朝宗室在江南建立了南明,同年福王朱由崧建立的弘光政权。1645年弘光帝亦死,郑芝龙黄道周等人扶朱聿键于福州登基称帝,改元为隆武,后世称之为隆武帝,也称唐王,并于同年开铸隆武通宝钱,1646年,清军入福建,隆武帝在汀州被掳,绝食而亡,享年44岁。

隆武帝是南明政权中的一位较有作为的帝王,只可惜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改变整个局势。

朱聿键为明太祖第二十三子唐定王朱桱的后裔,是太祖九世孙。1606年(万历三十四年)四月丙申生于南阳唐王府,母妃毛氏。

1632年(崇祯五年)朱聿键继为唐王,封地南阳。崇祯帝赐其皇明祖训、大明会典、五经四书、二十一史、通鉴纲目、忠孝经等书。朱聿键在王府内起高明楼,延请四方名士。

起兵勤王

此时的朱聿键锋芒毕露,在宗室换授等问题上与崇祯朝臣多有冲突,得罪了不少大臣。为其父当年被毒死一事报仇,竟在1636年(崇祯九年)七月初一,杖杀其两位叔父福山王朱器塽(死)、安阳王朱器埈(未死)。当年八月,清朝王爷阿济格率兵攻打北直隶等地,清兵入塞连克宝坻,直逼北京,京师戒严。朱聿键心切,上疏请勤王,崇祯帝不许,竟不顾“藩王不掌兵”的国规,招兵买马,自率护军千人从南阳北上勤王。行至裕州,巡抚杨绳武上奏,崇祯帝勒令其返回,后朱聿键没有遇到清军,却中途和农民军交手,乱打几阵,互有胜负,乃班师回南阳。明朝对藩王防备极严。依照明朝规制,藩王尽可在王府内享乐,惟独不能兴兵拥将离开藩属。即使朱聿键动机纯粹,仍使当时在位的崇祯帝大怒,冬十一月下部议,废为庶人,派锦衣卫把这位唐王关进凤阳皇室监狱。崇祯帝改封其弟朱聿鏼为唐王。

福州称帝

洪武二十四年(1391),明太祖朱元璋封第二十三子朱桱为唐王,永乐六年就藩南阳府,到万历年间已传至第八代唐王。万历三十年四月初五日申时,南阳唐王府中诞下一个男婴,即唐王朱硕熿的孙儿朱聿键,虽然贵为大明皇室宗亲,但朱聿键却连普通官宦公子都不如,他的童年、少年都过得很可怜。弘光帝朱由崧在南京登基后,清军的铁蹄已逼近长江。

朱聿键此时寓居的杭州并非太平福地,1645年六月十一日,朱聿键见监国潞王朱常淓决意向清军献出杭州城,不胜愤慨,在一批文武官员的护送下,前往福州筹办监国事宜。从此,朱聿键走上了一条寻求大明复兴之路。

按理说,朱聿键同崇祯皇帝的血统很远,根本轮不上他监国和称帝。最先提出拥戴朱聿键的其实是靖虏伯郑鸿逵,多年的磨炼培养了朱聿键坚韧不拔的性格,在大明危亡之际,正需要这样的帝王来力挽狂澜。

六月十七日,朱聿键一行人抵达浙江衢州,随后马不停蹄地检阅当地驻军,朱聿键慷慨激昂地表示要“恭行天讨,以光复帝室;驱逐清兵,以缵我太祖之业”。闰六月初六,南安伯郑芝龙迎朱聿键进入福州。第二天,朱聿键正式就任监国之位。20天后,朱聿键在众官员的拥戴下即位,是为隆武皇帝。

同明朝中晚期的大多数皇帝不同的是,隆武帝意气风发,希望能在自己手上重振大明王朝。尽管如此,他的身份却显得有些尴尬,就在一年多前,他还是被崇祯皇帝圈禁的罪宗,不仅缺乏自己的班底,也没有足够的名分,一系列弱点使隆武帝不得不一开始就依赖于盘踞在福建的郑氏家族。

登基后,隆武帝封郑芝龙为平虏侯,郑鸿逵为定虏侯,郑芝豹为澄济伯,郑彩为永胜伯,郑氏一门成为新朝新贵。此外,为了笼络人心,隆武帝钦点黄道周、蒋德璟、苏观生等二十余人为内阁大学士,入阁人数之多,创明代纪录。按照隆武帝的安排,即位诏书被迅速发往两广、赣南、湖南、四川、贵州和云南,得到了这些地区军政要员的承认。

宗室内斗

可是,就是这么一个励精图治的帝王,真正效忠他的人并不多。在福建,隆武帝受制于郑氏兄弟;在地方上,湖广总督何腾蛟把湖南和贵州东部视为自己的“势力范围”,广西巡抚瞿式耜则有意拥立桂王,隆武朝实际上能自主掌控的地区仅赣南和广东而已。

隆武元年秋天,清军主力北返,江南一带空虚,明军本可发起大规模反击,但督抚大臣和武将却毫无作为,兵饷最足的郑芝龙何腾蛟一味以保存实力和割据地方为首要之务。隆武帝命郑芝龙率水师入长江口进攻南京,何腾蛟夺取武昌,但这两人均把圣旨当成儿戏,龟缩于后方享乐,等清军大兵云集,这些人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!

其实即使在1645年福州登基之后,隆武帝仍然遭到了明朝一些宗室的抵制,鲁王朱以海就是很好的例子。原来,在信息不通畅的情况下,为了领导浙东抗清大业,鲁王朱以海闰六月在绍兴登上监国之位,这样就出现了一国两主的局面。不久,随着局势的明朗化,隆武政权的优势显现出来:隆武朝廷不仅建立时间稍早,还得到了南方数省的支持,相比之下,鲁监国势力不过浙东几城。如果在这个时候,鲁监国退位归藩就可以使南明获得统一,握紧拳头砸向清军,但朱以海却舍不得脱下黄袍,他的那些大臣们也不肯放弃“定策”之功。

九月,隆武帝派遣兵科给事中刘中藻为使者,前往绍兴宣读诏书,宣布为了抗击清军,可不分彼此,鲁监国委任的朝臣可以到隆武朝廷中担任同等官职。但绍兴政权分成了两派:一派主张承认隆武帝的正统地位;另一派则要求自立门户,这两派人数各占一半。大学士朱大典、督师钱肃乐和大将方国安以抗清大局计,希望两大政权合并,接受隆武帝的正统地位。而大学士张国维、督师熊汝霖、大将王之仁、国舅张国俊等人却坚决反对,加上鲁监国内心偏向自立门户,几番反复之后,绍兴政权最终拒绝奉隆武帝为正统。

隆武二年正月,隆武帝命都御史陆清源携带白银10万两前往浙东犒师,却被鲁监国部将杀害,至此,两大政权彻底决裂。双方开始加紧拉拢对方的文武百官,很大一部分实力消耗在内斗中,在这种情况下,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抗清统一战线。鲁监国的不合作态度使隆武朝实权人物郑芝龙心中窃喜,一方面绍兴政权能为他提供屏障,避免直接同清军接触;另一方面,又为自己的按兵不动找到了借口。

同郑氏角斗

隆武帝虽为南明天子,但福建的军政大权都掌握在郑芝龙手上,这个海盗出身的军阀想借隆武帝的名头来达到割据福建的目的。而隆武帝却怀有两大目标:一是光复以南京为中心的江南地区,此为“半功”;进而再收复北方,还都北京,中兴大明王朝,这就是“全功”。由于双方的目标完全不同,隆武帝和郑氏兄弟展开了一系列争斗,试图夺回失去的帝王权力。

郑芝龙很看不起文官,在朝堂上议政时,他认为隆武帝由他策立,他理所当然应排在文武诸臣前面,享受类似“九千岁”的待遇,因首席大学士黄道周的极力阻挠而未能得逞。在一次朝会上,郑芝龙和郑鸿逵两人当着皇帝的面挥扇去暑,根本没把隆武帝当一回事,户部尚书何楷气愤不过,指责郑氏兄弟“无人臣礼”,隆武帝很感谢何楷仗义执言,给他加了左佥都御史的官衔。但郑氏兄弟却从此将何楷视为眼中钉,千方百计使何楷被罢官免职。不仅如此,在回乡途中,郑芝龙还派部将杨耿割掉何楷一只耳朵,以此警告隆武帝。

隆武帝本意收复江南,但郑芝龙一再推诿,在隆武帝的多次催促下,郑芝龙勉强派永胜伯郑彩带兵出杉关,前往江西抗清战场。郑彩胆小怕事,一听清军大兵将至,拉起队伍就跑,三天内逃到了浦城。隆武帝不顾郑芝龙的面子,下令削去郑彩的伯爵爵位。

而郑鸿逵所部也擅自放弃浙江江山据点,退回福建,隆武帝又一次气火攻心,厉声指责郑鸿逵,把郑鸿逵从太师降为少师,这些事件充分表现了隆武帝不甘心成为郑氏兄弟的傀儡。

为了摆脱郑氏兄弟控制,隆武帝曾一度打算移驻赣州,以就近指挥抗清战事。他的计划是一旦江西的抗清局面得到扭转,就可以西连湖南何腾蛟部,东接福建郑芝龙部,南靠广东,打造出连片抗清根据地。即使江西战事不利,也可西移湖南或南下广东。隆武帝本可以迁驻较为安全的广东,但他的心却在明清两军争夺激烈的江西,这也表明他深怀复兴之志。可是,隆武帝不仅无法将郑芝龙的军队调往江西,连寄予厚望的何腾蛟由湖南入江西迎驾也全盘落空,导致清军趁机攻陷吉安等府,江西战局发生重大逆转,隆武帝则被困在了福建。

力战而亡

隆武二年六月初,清军渡过钱塘江,郑芝龙已决定投靠清朝,他故意放弃仙霞关天险,接着又谎称海盗攻击其家乡安平,向隆武帝上疏要回军救援。隆武帝派人向郑芝龙恳求说:“先生先别急,朕想同先生一起走。”郑芝龙根本不予理睬,带着大批军队返回了安平。

清军即将攻入福建,很多官员则纷纷暗中向清军投递降表,隆武帝通过锦衣卫获悉了这一情况。七月二十五日,隆武帝在朝堂上对群臣说了一番肺腑之言:“朕本无利天下之心,为勋辅诸臣拥戴在位。朕布袍蔬食,晓夜焦劳,有何人君之乐?只是上为祖宗,下为百姓,汲汲皇皇,惟恐负诸臣拥戴之初心。……”然在身家性命和荣华富贵面前,这些平日里满口“忠孝礼义”的大臣们并没有被感动,反而加快了同清军合流的密谋。

八月十八日,清军未遇任何抵抗,就越过了仙霞岭。三天后,由于清军逼近,隆武帝从延平行在起程前往江西赣州,在危急关头,他不忍心抛弃宗室子弟和忠于他的人,于是带了一大批人撤退。这时,隆武帝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他竟然随身携带大量书籍,边行边看书,大大延缓了撤退速度。八月二十七日,隆武帝到达汀州,随行的只有忠诚伯周之藩、给事中熊伟带领的五百多名士卒,清军随后追踪而来……

关于隆武帝的死因有多种说法,有的说隆武帝被清军乱箭射死在汀州城衙的大堂上,也有的说隆武帝被俘后绝食而死,甚至还有人称隆武帝被清军押回福州后斩首。但综合隆武帝的性格因素,他应该是战死在汀州城衙大堂上,连《清实录》也记载:“闻伪唐王朱聿键遁走汀州,遣护军统领阿济格尼堪、杜尔德等率兵追击,直抵城下。我军奋击先登,擒斩朱聿键……”

南明王朝中兴的最后希望——隆武帝就这样悲壮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,他终究不能改变历史潮流,而自他之后,南明再也未能出现一位胸怀中兴理想的帝王。南明不可避免地朝终点走去。